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姓名: 寂人
性别:
来自: 中国  河南
Email: 33665219@cn.com

另一个视角

已有 51 次阅读  发表时间:2017-09-19 18:33:15.93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就宇宙起源这个命题来说,它的深微性,与我们当下可使用的数学的量化关系,应该是存在着不小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单纯从数理逻辑出发对其进行解读,或者说完全依赖数理逻辑给予确立,是不是真正有效?最近看见一篇文章《宇宙的起源与演化》,不是通常意义上“标准格式”的论文,但说理透彻、确切,论辩有力详实。我们一直念叨的那个简明的宇宙,在这里呈现了。但不是用数学公式强行统一的宇宙,不是只能在物理理论框架内才成立的冰冷僵硬的宇宙,而是一个生动、活泼在力的作用过程中系统起来的宇宙。我想说的是,现代自然科学体系在起始于古希腊的自然哲学基础上构建起来,一直在加高。我们一心一意、兢兢业业地加高。是是不是应该对那个老基础坐实——那些最基本的概念,早就开始使用直到今天仍然沿用的基本概念,比如空间、时间,比如运动、力这些我们自觉再熟悉不过可并不一定尽解其意的概念,给予进一步澄清。

        下面,是《宇宙的起源与演化》,在这里与各位分享。


宇宙的起源与演化

(草稿)

导言

我们基于一个统一有机的宇宙的认识追溯宇宙的起源,根据星系红移的观测事实把宇宙的起源追溯至“奇点”——这是从宏观视角也是最大时空广角出发,循着膨胀的反向路径追溯的结果,所以,“奇点”是整体性的。但宇宙的统一有机更主要的在于“微观深层”,在于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粒子,而“标准粒子模型”与这个“统一粒子”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距离,能量这个假借的概念的不可描述性,无法承担宇宙的统一。所以,整体性的“奇点”与个体性的“基本粒子”并不能真正实现对接。这是大爆炸宇宙起源理论的尴尬——最终,本来由可观测事实支持的“奇点”,却变成了一个无限玄妙的东西。

我们虽然把大爆炸放在物理学框架内,从各个方面来给于匡正、支撑,自认为解决了宇宙发生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但事实上,这种所谓的解决,连最基本的提问都经不起。

“奇点”自有其坚实性,但现行的物理学理论体系却不能与其衔接——问题的关键在于存在的统一,而物理学理论体系承载的认识却没有达成统一。那么,成套的物理学理论——那些定律、定义、定理、公式就是我们几千年认识的全部成果,或者是最有价值的认识么?

《关于认识的概述》,系统地阐述了认识与存在的关系,哲学与科学的关系;溶解、融汇了了自然哲学和自然科学理论成果;澄清了空间、时间、运动、物质、能量这些我们创建认识体系始终都不能脱离的最基本概念,把我们的认识紧贴存在“形式”事实,实现了认识的统一。《宇宙的起源与演化》,正是基于这种认识的确切性与统一性。

这里,需要再强调几点:

一 现代自然科学体系建立在起始于古希腊的自然哲学基础上。现代物理学在微观层次取得的进展,没有超出“实物是由细微的不可再分的物质微粒构成”这一基本认识——无论现代自然科学取得了“在我们看来多么巨大成果”,相对于宇宙这个无限庞大无限深广的认识对象,也只是我们探索道路上迈出的一步。这一步,没有走出自然哲学概念划定的范围。而自然哲学概念的建立,更多的不是数理逻辑的过程,而是思辨逻辑的结果——这里的思辨,不是通常意义上在纯粹概念中徘徊摸索,而是对大量经验知识的梳理、辩证和系统化——为我们指出了永久的探索方向和实践范围的“元素说”和“原子”论,正是大量自然知识的梳理、辩证、融汇、沉淀、升华的结果。

二 在几千年的探索实践中我们所获取的最有价值的自然知识,决不仅仅是完整的物理学理论体系本身,还是那些所谓的定律、定义、定理、公式的特定指向之外透露出来的其它信息:比如 “差异性”、“力的质性”、“圆形球状形态”

“差异性”贯穿于宇宙存在的不同层次、不同形态、不同形式。差异性的一个最基本体现就是存在“形式” 实体空间站位(大小)的差异。存在“形式”实体的大小具有巨大的也可以说是无限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不仅远远超出人类感官功能可指示的范围,也远远超出我们用数学的量化关系所表达的范畴。

 

【注-“形式”:指所有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自然实物】

 

“力的质性”也就是存在“形式”实体具有的能动性——两千多年前我们就认识到存在形式实体是由细微的不可再分的粒子组成,但直到近现代我们才可以确认微观粒子是活的形式。

两千多年前我们就认识到天体是圆形球状,但今天我们可以确定它是圆形球状。这个意义在于这种特定的形体结构所具有的独特的力的作用效应和力的作用关系。

存在“形式”实体的大小远远超出人类感官功能指示的范围,所以我们就不能因为物质粒子的细微而忽略它作为“形式”实体应有的形状与样式;物质粒子具有力的质性,所以我们也不能因为它的细微而忽略它应有的状态——我们应该也必须确认基本粒子所具有的特定状态,在特定状态基础上确认它具有的力的作用。

三 数学无论多么神奇,它都是我们把握存在、认识存在的工具,而不是自然的法则。一个最简单的例证是:生命的繁衍,无法以数学公示准确表达。因为,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动态过程——我们不能否认,宇宙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此后的所有阶段、所有环节都是力的作用过程——存在的动态机理,才是我们要寻找的真理。

宇宙的起源与演化,是一个力的作用过程。这个力的作用过程,始终是在存在“形式”实体之上体现,在“形式”实体之间发生。存在的动态机理,就是具有力的“形式”的运动发生的力的作用(力作用的方向,作用的路径。),在力的作用中的“形式”相互之间的关系(左右的连带关系、上下的承袭关系、前后的因果关系)——这种具有力的“形式”的运动发生的力的作用过程和作用关系——在这一作用过程和作用关系中,不适用公式,也不需要量的关系——就目前数学所具有的“能力”来说,它的符号和公式要表达这种极其深微又极其复杂的过程和关系,只能是徒劳的。数学的作用应该在我们认识了这种复杂的过程和关系之后对某个方面、某个层面、某个阶段、某个环节点的把握——这里不需要数学的量化关系,但离不开“度”的关系——只有适度、达到一定程度,事物才能发生、发展、变化——不过,这个“度”的关系, 也不能确认为存在本身的属性,只能作为我们认识存在、把握存在的抽象的尺子,是我们观念里的产物。

事实上,在我们几乎已经完全彻底观念化的认识里,只有一个东西是确切的,这就是存在“形式”实体,具有可分解性的“形式”实体——我们把一切我们感知里的“形式”实体都归结于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粒子。这个粒子是相互之间存在“差异性”的粒子、是具有“时空性”(空间站位性和时间存续性)的粒子、是具有“力的质性”的粒子、是具有“圆形球状”形态的粒子、是可以组成一个整体的无限多的个体粒子——无限多个体组成一个整体,一个整体内包含了无限多的个体,这就存在个体与个体、个体与整体之间的关系问题。而具有力的质性的粒子,个体与个体、个体与整体之间都是一种力的关系——个体与个体之间是相互作用力,个体与整体之间是环境作用力。

“形式”实体,是存在的唯一真实,“形式”所具有的“差异性”、“时空性”、“力的质性”、“圆形球状”、“力的关系”是紧贴形式事实的最确切的概念。这也是我们解读一个动态的宇宙最有力、最基本、无可替代的条件——就是用统一的粒子事实基础,粒子具有的这几个条件,我们来解决宇宙起源的问题、解决天体形成(圆形球状的产生原理、天体的不同层次性、同一层次大小的差异性产生的原因)的问题、原子形成(原子的内外双重结构产生的原理、元素的多样性原因)的问题;物质向生命演变(化学反应的原理、包括大分子形成的原理)的问题;也解决宇宙膨胀的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解决暗能量的问题。解决辐射的发射和吸收的原理。

上述所有问题的解决,也只是解决有限的问题,而不是解决无限的问题——宇宙的起源,不能解决存在从无到有的问题,只能解释宇宙从小到大的变化。这是我们认识的局限性所然。

 

“大爆炸理论”是目前最有说服力的宇宙起源说,它不仅有可观测“事实”为依据,也受到物理学诸学科理论成果的支持。

大爆炸产生于一个炙热致密的“奇点”,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急剧膨胀的过程。大爆炸,也是一个能量的大爆发——随着膨胀,温度急剧下降,温度下降,导致物质粒子从能量中产生。

我们把能量当成可感知但不能完整描述的存在真实,确切地说是存在于物质之先的更深微的存在。作为物质的初级粒子,夸克从能量中产生,也是一个难以描述的过程。我们就借环境温度下降导致聚合发生这一可经验的物理现象对此进行复制,

夸克,我们把它当作原子的基层组织单元,是一种可描述的“形式”【见《关于认识的概述》第2页】事实。夸克在强作用力下结合形成质子和中子,质子和中子进而结合形成原子核,原子核与电子在电磁力作用下结合形成原子,原子云在引力作用下形成天体——这都没问题,可是,什么东西决定了聚合的范围?什么东西对强作用力下的质子和中子进行了定量?如果说引力导致原子云坍缩是恒星形成的前提,那么是谁对坍缩进行了划界?

大爆炸宇宙发生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一个分化的问题。分化的问题,是最基本的问题。我们自以为已经解决了宇宙起源及演化中一些关键性问题,但是我们却没有解决这一最基本的问题——这可能出于种种复杂的考虑,基于各种“矛盾的认识”。但无论如何,最基本的问题,自然源自于最根本的东西——按照我们的经验从经验中得出的逻辑,基本的问题不能解决,那些枝节性的东西就不可能真正认识。

大爆炸宇宙发生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一个分化的问题——是分化,而不是划分。划分意味着一个外力的参与——我们把宇宙的起源追溯到一个“奇点”我们就早已抛弃了宇宙在一个外力作用下产生这一观念。

从星系、到天体、到原子,宇宙存在的每一层次都涉及到分化的问题,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分化的发生呢?去除了外力的干预,寻找内因,就是差异性——只有差异才能造成分化。

宇宙存在具有不同层次、不同形态、不同“形式”;存在的同一层次具有不同形态,同一形态的存在又具有不同“形式”,同一形式(同一类型的存在实体)又具有不同种属和不同科目,同一种属或同一科目又具有不同的个体——不同就是差异,不同到处都有,差异无处不在。这是我们感知的真实,也是我们确切的认识。我们只要对存在认真审视、仔细刨析,从我们最切身的经验事实(人和各种生命形式)到我们可感知的自然形式实体(那些宏大的天体及细微的原子),都能感受到“差异”、接收到差异、认识到差异。

只有差异才能造成分化,只有分化,繁复的宇宙才有可能。如果没有分化,大爆炸只能产生均匀的膨胀,引力作用只能造成全面的凝聚,不会产生存在的不同层次、不同形态、不同形式。那么,差异从何而起呢?

从星系、星体、到原子,宇宙发生的每一层次都牵扯到分化的问题,分化的问题都以差异为前提,这个差异性就只能向最深层次追溯——生命由细胞演变而来,细胞由物质化合而成,物质由能量转化,能量由大爆炸产生,大爆炸由“奇点”起始。这个差异,只能追溯到引发大爆炸的“奇点”

大爆炸宇宙发生理论,以观测为依据,又在物理学理论体系内进行构建。而物理学关于存在的最前沿认知即“标准粒子模型”并没有解决存在的统一问题。

一个统一有机的宇宙,是我们两千多年来全部自然科学成果凝聚成的坚定的认识。大爆炸理论正是在这一认识基础上解决宇宙起源的问题。但是这种解决和解读没有超越物理学理论体系,而是借用了物理学理论成果。

在物理学中,存在被区分为物质与能量两个层次。夸克是物质的基本粒子,除夸克之外,物质的基本粒子还有很多种。多种基本粒子,都由能量产生——物质粒子由能量化生,能量由大爆炸而来。这是大爆炸理论的可观测事实与物理学成果的嫁接。

对于物质粒子,我们可以描述。对于物质基本粒子之后的宇宙演化,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认识。而对于化生物质的能量,我们却无以名状。那么能量是什么,它怎么就化生出了形形色色的物质粒子呢?

‘能量’是我们对一个宏观形式实体的运动产生的力作用于另一个形式实体导致新的运动——这样一种运动效应的命名。这一运动效应,是一个力的作用过程,这一力的作用过程,是由形式实体——一定的、以质量作为基本指标的形式实体发生、进行、完成。以数理逻辑表达这样包含了一个力的作用过程的运动效应,谓之‘能量’”

“力,发生于形式;力的效应也就是运动,体现于形式。发生于形式的力,内在于形式;体现于形式的运动,外在于形式。内在于形式的力,我们不能感知,所以也不可度量;外在于形式的运动,我们能感知,也可以度量——我们通过可以感知和度量的形式的运动产生的力,对不能感知和度量的导致形式的运动的内在于形式的力的描述,就是‘能量’”

“所以,更确切地说,“能量”是我们对可以导致形式实体的运动的内在于形式的能动力的命名。或者也可以说,‘能量’就是内在于形式实体的能动力。”【见《关于认识的概述》】

能量是能动力,也就是作用力。我们所有关于能量的描述中都包含了这样一种默认,同时我们也不能否认,力源出于形式实体——“我们从没有发现有孤立的力、纯粹的力,我们只要认真追溯力,就只能追溯到形式。”【见《关于认识的概述》】所以,能量,这种内在于形式实体的能动力,在我们的认识里逐渐演变为可对宏观存在实体产生力的作用的微观系统。总之,我们把能量当成了先于物质的存在。

能量是先于物质的存在,那么能量是浑然一体呢还是比基本粒子更细微的粒子呢?我们从没有明确提出这一问题,也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一问题。这是因为,我们对力和存在形式实体始终处于一个模糊的认识。我们从来没有否认“力”应该出自于形式实体,同时我们又总是把“力”与“形式”相互孤立。

现在我们必须确认:“力”与“形式”是一个东西,“能量”是更深微的存在形式实体。

在我们可认识的范围中,还存在比所谓“基本粒子”更细微的粒子,这就是所谓“能量”。那么这样看来,物质粒子不是由能量化生,而是从更细微的粒子演变而来。而这更细微的粒子,自然应该由“奇点”而来。那么,它是奇点爆炸的产物呢?还是奇点本来的成分呢?

问题的关键在于“奇点”,我们把宇宙的起源追溯至这个“奇点”,我们就应该认识到,它是所有问题的纠结点。

我们基于一个统一有机的宇宙的认识追寻宇宙的起源,我们依据星系红移认识到宇宙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膨胀过程,又根据物理学质能转换理论,在一个统一有机的宇宙的认识基础上,在宇宙膨胀的可观测事实支持下,把宇宙起源追溯至一个致密的“奇点”。可是,我们又死盯着非常有限的一点经验事实,止步于“基本粒子”和“基本作用力”的认识,.对化生物质粒子的能量不加追究,对引发大爆炸的奇点讳莫如深——把统一有机的宇宙,统一在模糊而又笼统的概念里。

从表面看来,大爆炸宇宙起源,比上帝创造万物前进了一大步,但实际上二者并没有根本的区别。因为,大爆炸宇宙起源,没有跳出“创生”这一概念。

可能是在有意无意之间,我们触碰到了从无到有这一问题——这一古老的、但又始终坚挺问题。可是,要解决从无到有这一问题,就不能跳出创生这一概念;立足创生这一概念,就不能不设立一个创造者——一个终极的形式;而设立一个终极的形式,就永远也解决不了从无到有的问题——大爆炸理论并没有想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但也没有跳出创生的逻辑,这是个矛盾。

我们应该、必须、也可以对神秘的奇点进行一个追溯,它不是凭空捏造,而是知识的结晶——是几千年来全部自然知识的结晶!

我们关于宇宙自然的知识,不仅仅是那些系统的理论、概念、定律、公式,;不仅仅是量子力学、相对论、标准粒子模型。还是那些紧贴形式事实、更具有确切性、有可能携带大量信息的认识——比如“差异性”

“差异性”的一个最基本体现,就是存在形式实体大小的差异,也是存在形式实体空间站位的差异——星体是形式实体、生命体也是形式实体、原子是形式实体、光子应该也是形式实体,可他们相互之间存在着多大的差异?恒星与光子的空间站位又存在多大的差异?

——差异,牵扯到空间。空间是存在的真实,任何一个存在形式实体,都占据一定空间。反过来看,也可以称为存在形式实体的“空间占位性”。

存在形式实体,具有“空间占位性”同时,也具有组织结构性和组成成份性。高一级的形式整体,由低一级的单元个体经过一定的组织结构组成。这些低级单元个体之间,也包括它们的组织结构之间,应该存在一定的空间——生命体这种形式整体,也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存在实体,可是我们早已认识到,生命体内部存在着空间,不止一个层次的空间。地球也是实体,可是构成地球物质的粒子之间也应该存在空间——我们所谓实体,只是我们感知里的实体;而我们所谓空间,其实充满了我们不能感知的实体——以我们的视角而观,天体之间,存在巨大的空间距离。但同时我们也认识到,这些恒星、行星、星系、星系团也包括它们之间的巨大空间,都只不过是宇宙整体的组织单元、组织结构、组织层次、组成部分。

现在我们必须确认,任何一个层次的存在形式实体,其内部都包含着空间。它的下层组织单元,相互之间都应该存在一定的空间距离。

没有空间,就没有运动——一切运动,只能在空间里发生。没有基层单元个体的运动,何来形式整体的活性?。

每一层次的形式都具有组织结构性和组成成份性,由下层组织单元组成,这些基层组织单元相互之间、不同组织结构之间都存在一定空间。那么如果组成形式整体的组织结构分解,去除了基层组织单元相互之间的空间距离,这个形式整体必然发生改变,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其“空间站位性”(大小)的改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层次的存在实体都具有可分解性;每一层次形式实体都具有“可缩性”,

每一层次的存在形式实体都具有可分解性,也具有可缩性。那么宇宙这个最大的、无限大的形式整体,就具有极大的可分解性和无限的可缩性。

我们可以认为,宇宙是最大的形式实体,而夸克不是最小的形式实体。从夸克往下,还有更深微的存在,更细小的形式实体——根据我们目前的认识,特别是从形式实体这种远远超越人类感官指标指示范围之外的“空间站位性”的巨大差异来看,最小的也就是最基本、最单纯、不可再分的存在形式实体,他的细微性,要远远超出我们目前运用数学的量化关系所能表达的范畴。

最基本的不可再分的存在形式,作为形式实体所具有的空间占位性与宇宙整体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无限的差异性。那么,宇宙就具有无限的可分解性和可缩性。

宇宙存在的每一层次形式实体都存在空间,都具有可缩性,那么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也就是最基本的形式实体,它就是一个纯粹的、没有内部空间性可言的实体吗?

——现在我们把宇宙追溯到最基本的形式实体,如果它是绝对的、纯粹的实体,去除一个外力的干预,动如何在它身上发生?如果它没有动,不能动——我们这个世界的最基本单元僵死而僵硬,我们这个生动活泼的世界如何可能?

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最基本形式,不可能是一个绝对的实体,它也应该具有一定的属于它的内部空间。有它的空间,它就有可缩性,更准确地说是伸缩性。有伸缩性,动就会在它身上发生。

如果宇宙完全彻底地分解,直至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粒子。每一存在形式实体包含的空间全部彻底地消弭,我们的宇宙,就会大大地缩小。最基本的粒子自身也缩小,缩小到属于它的极限,我们这个宇宙缩小的程度,可能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宇宙完全彻底分解,空间全部彻底消弭,我们的宇宙,可能就会缩减至一个小点——而这个小点里面,是更小的小点。这种更小的也是最小的小点,也就是存在的最基本单元。

这样说来,引发大爆炸产生宇宙的神秘的“奇点”,极有可能就来自于宇宙,是宇宙分解、紧缩的结果——宇宙的紧缩凝聚形成了“奇点”,“奇点”的爆炸膨胀才产生了宇宙——这是一个变化的反复。而这个“奇点”不过是这一反复变化的中间节点,它是终结,也是开端;是紧缩凝之果,又是爆裂膨胀之源——它之所以会爆裂膨胀,是因为经过了紧缩凝聚。

在一开始,我们就应该把大爆炸宇宙发生这个爆炸与我们经验里的爆炸区别开来。我们经验里由特定物质引发的的爆炸,其效应,不仅仅在于爆炸物本身,更在于爆炸与环境物质发生的反应。而大爆炸宇宙发生这一原始的爆炸,从哪里借来物质环境?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确认,大爆炸宇宙发生的那个“奇点”,不是浑然一体,而是包含了无限多的单元个体。不是大爆炸创生了宇宙存在,而是存在的最基本形式实体的变化形成了宇宙。

“奇点”里的单元个体,就是存在的最基本形式,是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粒子,也可以称为“原始粒子”——宇宙存在有了一个真正的统一,统一于存在形式实体,而不是空洞模糊的概念。事实上这是我们在一开始就抱着的态度和信念。

无限多个体单元的紧缩凝聚,就是“奇点”,“奇点”里紧缩凝聚的无限多单元个体的伸展释放,就是大爆炸!爆炸膨胀的力,在于无限多具有力的单元个体凝聚成了一个整体;在于一个整体内,包含了无限多具有力的单元个体——在这里,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个体与整体的对立统一性。

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个体?又是一个怎样的整体呢?

大爆炸宇宙发生,无疑是一个力的作用过程,而这个力,只能来自于原始粒子。爆炸膨胀,是一种外向的力,是相斥的力。但天体的形成,却是一种内向的力,是相吸引的力——引力和斥力,是我们所认识和描述的宇宙动态过程中两个最确切、最真实的力。那么,这两种力,是分属于两种粒子呢?还是两种力同属于一个粒子呢?

——我们无法设想在“奇点”内,在元初境况中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粒子,它们如何分布?如何分工?如何应时而动?而且关键还在于,引力和斥力是会相互抵消的——我们只能设想,两种截然不同的力,同属于一个粒子。力的不同,可能是转换的结果。

力与运动是分不开的——力导致运动,运动又产生力,力又导致运动。所以,力是一种作用。是“我们对运动着的存在形式实体与我们的感官功能发生作用的命名。”【见《关于认识的概述》-35页】。力是一种作用,是一种超距作用——现在我们必须明确一个认识; “力是一种超距作用”——“我们说,力导致运动,而‘运动就是形式的空间位移’那么,力是一种超距作用——这种超距作用不是单纯的、单一的作用,而是自身能动力、环境影响力、相互作用力的共同作用。我们只要仔细追溯力,认真审视运动,我们就应该确认力是一种超距作用。当我们确认宇宙存在起始于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粒子,细微的粒子演变为形式实体要经过结合这一必然过程,我们就应该认识到力是一种超距作用。而关于“力是一种无距作用”的认识,不过是我们抱着自己有限的经验死死不放、并且只从一个狭窄的缝子里抽取我们经验的片段所带来的偏见!“【见《关于认识的概述》第32-34页-运动与力】

——原始粒子不是纯粹的实体,它具有内部空间,具有伸缩性。伸张,产生外向的力,也就是斥力;收缩,产生内向的力,也就是吸引力——这样看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只是粒子两种不同的动态效应。

宇宙发生与变化过程中体现出的引力与斥力,就是原始粒子的伸缩作用。是伸缩的转换。

原始粒子,就是一种能伸能缩的粒子,这似乎是有点神奇!但这种神奇,并不比夸克发射吸收胶子更神奇——我们可以确认,原始粒子不是一个僵死、僵硬的实体,而是一个生动的形式。不是一个僵死、僵硬的实体,就不会是一个绝对的实体,它具有内部空间——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原始粒子,它能有的动,它所能体现出的动,只能跟它所具有的内部空间有关。而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形式在它所可能具有的空间基础上的动,只有伸缩——除了伸缩,没有其它可能。

原始粒子的动,具有绝对性【见《关于认识的概述》第34-35页】——.动的绝对性,就是动的永不停歇,永无休止——动,才能变;不停地、无休止的动,才能成就世界的变动不居。但是永久的、从无休止的动,还必须是有规则、有限度的动,否则,就不能成就这个具有一定形式、一定层次、一定秩序的世界。

——原始粒子的伸缩转换,应该是伸尽即缩,缩尽即伸——这是一种没有外力干预下的自然状态。这种伸尽即缩、缩尽即伸的转换,无疑会有一个过程,而这个动的转换过程,恰恰成就了所谓的“规则”与“限度”——而转换是可以持续反复的,两种状态持续反复的转换,就是动的既无休止又有限度。

伸缩,是原始粒子所能体现出的动,而就是这样的动产生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力的作用,成就了宇宙的变化。伸缩,这种原始粒子的动态,只能在形式实体——也就是具有特定形状与样式的存在实体之上体现。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基本形式作为存在形式实体,必然应该具有一定的、最起码的形状与样式,那么,它是一种什么形状与样式呢?

“原始粒子,是一个圆形球状体。”这不是猜测,而是推断——所有我们感官经验内的自然形式,要么,是一个圆形球状;要么,具有圆形球状的部分或结构,是圆形球状的组合。总之,没有脱开圆形球状的基本样式。而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最基本形式,我们只能推断它是一个圆形球状体——由无限多无限细微的圆形球状的粒子在其自身力的作用下组成一个整体,应该还是一个圆形球状体。

大爆炸宇宙发生不能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只能解释从小到大的变化。这一从小到大的变化,就是凝聚为一个整体的无限多的单元个体的伸张与释放——伸张,是个体自身从小到大,伸张产生的斥力,让一个包含了无限多单元个体的整体从小到大——差异性在这一基础上造成了分化,引力在分化的基础上成就了存在形式实体。而形式实体,是一定量的细微单元个体组成的整体。

大爆炸宇宙发生是从小到大的变化,天体的形成及演化,是从大到小的变化。从大到小的变化,其实质就是存在形式整体内部空间的消弭。形式整体,是由基本单元个体经过一定的组织结构甚至是多个层级的组织组成,单元个体与单元个体之间,不同层次的组织结构之间,都存在一定空间。所以,形式整体内部空间的消弭必然以组织结构的破解为前提——或者也可以说,空间的消弭必然伴随着形式的破解。

从大到小的变化是引力作用的结果,引力是内向的力,体现为形式整体由外向内的收缩。组织形式整体的收缩,是引力导致的组织单元相互之间空间距离的消弭。而动着的形式,没有了空间,只能造成碰撞。以恒星为例,所谓重力作用下的星体坍缩,事实上就是恒星内部原子之间空间距离的消弭造成原子轨道发生重叠,而原子轨道发生重迭,其活跃的外层的碰撞就在所难免了。

碰撞,必然带来破坏或破解——发生在形式之间的碰撞,不能不对组成形式的单元个体造成挤压与冲击——大环境的引力作用导致形式的碰撞对于最细微、最单纯的单元个体来说,造成的挤压和冲击是迅猛而巨烈的,这种迅猛剧烈的冲击必然引发粒子的运动。同时,具有力的质性的原始粒子对外力的冲击,只能是力的反弹——处于收缩状态的粒子会由缩转伸,粒子由缩转伸的斥力作用可能让冲击力产生叠加效应,所以,这个运动会异常剧烈而迅疾,不仅迅疾、剧烈,而且持久——原始粒子是最细微的粒子,最细微的存在形式必然具有最广阔的活动空间。所以,发生在它身上的异常迅疾、剧烈的运动,是不容易受到阻挡的运动,所以有持久运动的可能。如果这种迅疾、剧烈的运动遭遇了形式整体,必然会给这个形式整体带来冲击,甚至会引发新的解体。

从根本上说,宇宙的运动与变化,在于原始粒子的力的作用。原始粒子伸尽即缩,缩尽即伸,伸尽还缩,是一个持续发力的过程,所以形式的破解,不会以恒星内部原子轨道发生重叠为终结——在斥力与引力反复、持续的相互作用过程中,形式不断破解,大量的原始粒子从形式挣脱,这种处于激变状态的粒子对于其它环境形式造成巨大的冲击,巨大的冲击造成新的解体,更多更广泛的解体导致存在环境内不断增加新的激变分子,在这种状况下,在愈演愈烈的破解与冲击的大环境中,形式的完全彻底的破解是在所难免的。最终,全部的形式,不同层次、不同级别的形式都破解为基本单元个体。

形式的破解,是以大环境的引力作用主导下的空间消弭造成的运动着的形式的碰撞的结果,所以,破解伴随着空间的消弭,空间的消弭又让破解加剧。从形式挣脱的携带着巨大能动力的个体在狭小的空间里更容易对其它形式造成冲击,导致新的解体。新的解体,造成新的冲击——在越来越小的空间里发生的由解体带来的冲击让具有伸缩性质的原始粒子不断上演着由缩转伸,伸张与释放是此时的大气候,至于形式全部破解——不同层次、不同形态的形式全部破解为最基本的单元个体,空间的消弭也已经达到了相当大的程度,而此时的宇宙,就变成了由无限多单元个体组成的整体。在这里,在此时,这些单元个体,也就是这些具有伸缩性的原始粒子,都回复于缩的状态——伸张与释放,是一种激变状态,它不光是收缩至于极限的转换,也是挤压与冲击造成的力的反弹——在遍布、席卷整个存在界面内的碰撞、冲击中,每个粒子都反复经历着力的反弹。而过后,则是力的还原,即收缩。

具有伸缩性的原始粒子,大爆炸就是它伸展的作用,大爆炸在瞬间形成了宇宙的雏形,所以它的伸应该是极其迅疾的——迅疾的伸,才有迅猛的力,迅猛的力,才有深远而持久的作用。引发大爆炸的“奇点”就是原始粒子缩的结果,一个无限繁复的宇宙凝聚为一个小点,所以它的缩极其缓慢——只有缩的极其缓慢,最细微的粒子发生的引力作用才能细微而又绵长——无限的细微、持久、绵长。只有力的无限持久、绵长,宇宙才有无限的变化空间和变化体现。

伸尽即缩,伸极其迅疾,所以一伸即尽;缩尽即伸,缩无限缓慢,所以缩尽极难达到,而由缩转伸极难实现。但由于它是最敏感的存在形式实体,如果遭遇了外力冲击哪怕是轻微的触碰,都会让它发生力的反弹,由缩转伸。所以,缩是它的常态,而伸更多是一种变态。

全部存在的形式破解为单元个体,宇宙成为由无限多单元个体组成的整体,这个整体内的无限多单元个体都处在一种收缩状态。也就是说,整个存在界面内的粒子都发生着引力作用——这种引力作用,是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也是相互制衡——在由具有力的质性的个体组成的整体界面内,个体与个体之间,有力的相互作用,也有力的相互制衡——相互作用本身,就包含了相互制衡——处于相互制衡中的单元个体,在没有外力作用的境况下,不会发生运动。这也就是说,一个由众多单元个体组成的组织形式整体范围内,力不能造成变化。

存在形式实体,是圆形球状体。圆形球状体有一个真正的中心,因为圆形球状具有绝对对称性——圆形球状体的独特和完美就在于它有一个真正的中心。这个意义在于,由中心起始向体系的任何方向,其空间距离是相等的。而一个由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由中心向任何方向,其组织成分是相同的。更确切地说,圆形球状体的不同方面是相同的。

宇宙是一个由无限多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是由无限多具有力的质性的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组成的整体;以力为基本质性具有一个真正中心的圆形球状体,向周围任何方向都发生相等的力的作用;而一个由以力为基本质性的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内,处于中心位置的粒子,与它周围任意一点上的粒子之间,都是一种力的关系,周围任意一点上的粒子与中心点之间也是一种力的关系——环绕中心点的任意一个粒子与中心点的另一侧与其相对的粒子之间可形成一条力的作用线,这条力的作用线穿过中心点,线两端的粒子之间是一种相向的力,而中心点与两端任意一点之间也是相向的力。像这样穿过中心点连接周围的力的作用线遍布了整个圆形球状体,这样,在中心就形成了一种合力。中心的合力,足以打破它周围任意一个粒子所受到的牵制,不得不向中心靠拢——聚合就是这样发生的。

聚合从中心起始,所以聚合是一种渐变。聚合是引力作用,引力是原始粒子的收缩效应,所以,由中心起始向着周围逐渐延伸的凝聚,始终需要中心位置的粒子的收缩。原始粒子伸尽即缩缩尽即伸,所以,由中心起始向周围逐渐延展的聚合,以中心部分的粒子的收缩极限为止——如此说来,一个由无限多的单元个体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的聚合,还没有最终完成,就会由于中心粒子收缩至于极限转为伸张而在斥力作用下爆裂。

现在,我们似乎应该对所谓极限进行一个确认。所谓极限,可能并非一个固定的指标——不是任何一个粒子都可以一个统一的指标来标定其极限。就我们的经验来说也是这样,不同的单元个体的耐受力是不尽相同的。这一方面取决于个体的差异性,另一方面还取决于环境——环境的不同,必然导致个体所体现出的能动性不同

——我们现在在以我们的经验事实推导自然动态过程——我们曾经对此有过批评,但事实上,我们所有的推断、推导、推测、推理,都不能离开我们的经验,新的认识只能建立在原有的认识基础之上。而问题在于我们怎样更广泛地融汇我们的经验、辩证地运用我们的知识。

——聚合是引力作用,引力是由内向外的牵拉,又是由外向内的挤压——在一个由大量具有力的质性的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内,由内向外发生作用的引力,中心部分对外围是一种牵拉,而外围部分对中心是一种挤压,挤压,必然造成收缩。这样看来,中心粒子的收缩,一方面取决于自身能动性,另一方面取决于外部压力环境。

圆形球状体中心的粒子持续收缩,引力持续发生作用,凝聚持续向外扩展,最外围的粒子相互之间也消弭了空间距离,圆形球状体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整体。中心的粒子还在收缩,距离中心最遥远的外围粒子也在收缩,而这种收缩,早已不是粒子相互之间空间距离的消弭,而是圆形球状整体空间站位的降低。而整体空间站位的降低,是单元个体的缩小。

中心粒子的收缩一方面取决于自身具有的伸缩性,另一方面取决于环境压力,到后来,几乎完全是迫于环境压力。但归根结底,还是它具有内部空间,具有建立在内部空间基础上的动的性能,自身能动性迫于环境压力表现出了最大的耐受性。

耐受性总有一个极限——任何具有能动性的个体的耐受力必然会有一个极限。极限一方面取决于自身,另一方面取决于环境,耐受力不同,也是环境不同,环境不同,是粒子所处的空间位置不同。当中心的粒子在压力作用下终于达到了收缩的极限,收缩停止,引力也随之消失——由内向外发生作用的引力消失,由外向内发生作用的压力也就消失——中心粒子的收缩达到了极限,由中心向外不同层次的粒子的收缩也都达到了属于它门自己的极限。这时,粒子就由缩转伸。

——这种转换是不约而同的。无限多的收缩至极限的原始粒子不约而同地由缩转伸,就是宇宙大爆炸!

大爆炸宇宙发生的关键在于分化,分化在于差异性,差异性在于原始粒子。原始粒子是存在的最原始、最基本形式,最原始、最基本的存在形式具有差异,差异就是存在的最基本性质——“没有差异就没有区分,没有区分与区别就没有单元个体。之所以有单元个体,就是因为有差异。”【见《关于认识的概述》-存在的三个基本性征。】——差异性,是存在的固有质性,也是存在的“先天性”

之所以有单元个体,是因为有差异——是单元个体,就有差异。大爆炸发生的“奇点”内有多少个原始粒子,就有多少的差异——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粒子都存在差异,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差异?

原始粒子无论多么细微,都是存在形式实体,是具有一定的空间占位性(具有作为形式整体的空间占位性,同时还具有作为形式整体应该具有的内部空间)、特定的形状与样式、力的作用下的特定状的形式实体。它的差异,只能是形状与样式的差异,是内部空间和运动状态的差异。

原始粒子是圆形球状体,但它不会是绝对规范的圆形球状体——差异性决定了它们不可能是绝对规范的圆形球状体。只是具有圆形球状的基本样式——圆形球状体是所有形状与样式的形式中有着最多“方面”的形体,而它的绝对对称性决定了它所有不同方面的完全相同性。不规范的圆形球状体,没有了绝对对称性,也就避免了不同方面的完全相同性。而圆形球状所具有的最多方面,又可以让不同最大限度地发生。

小小的奇点的爆裂膨胀产生繁复的宇宙,在于这个奇点是由无限多具有差异性的单元个体组成的整体,在于这个整体内包含了无限多具有差异性的单元个体。无限多单元个体组成一个整体,这些单元个体除了具有差异性,必然还具有“共通性”——个体组成整体,是因为有聚合,去除一个外力的干预,在粒子自身能动力作用下,只有“共通性”才能让聚合发生。

原始粒子既有差异性又有共通性。共通性,是所有粒子都具有圆形球状的基本样式、都具有内部空间、都具有内部空间基础上的伸缩性、都具有伸缩两种状态的转换——任何粒子之间都存在差异,所有具有差异的单元个体都大致相同。差异性里包含着共通性,共通性里也包含着差异性。二者不是一对相向对立的矛盾,而是一个相互观照的关系。

差异存在于很多确切地说是无限多不同方面,如果仅在某些方面有差异,而在其它很多别的方面没有差异,这样的粒子,是共通性更多的粒子——差异性小而共通性多的粒子,也是形状与样式相近的粒子;形体相近,运动状态应该也相近,运动状态相近,能动性无疑就相近。所以,共通性大于差异性的个体,可能会由于能动性的因素,有机会聚集一起。

差异性与共通性的交互因素,把粒子区分为很多很多不同的类群,不同的类群占据不同的空间,这样,无限多粒子组成的整体就被划分开来,划分成很多很多不同的粒子小区。

对于一个由无限多个体组成的整体来说,这些粒子小区,仅仅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单元。是很小很小的很多很多单元,是很多很多具有差异性的单元——差异性很多很多,是差异性体现于很多很多不同方面。很多很多的单元个体聚集为一个整体,就不能不存在排布的问题。在没有超能外力作用的情况下,这个排布不可能是规则、规范的——排布的不规则、不规范,就等于排布存在差别。

——单元非常的多,非常多的单元都存在差异性,差异性存在于单元的很多不同方面。单元排布的不规则、不规范必然要涉及到很多很多粒子才能有显现。这样,差异性自然就有了更高层次的体现。

很多很多具有各种不同差异性的粒子类群的排布的不规则、不规范,让差异性有了高层次体现,这也等于差异性因素对整体以区域划分的升级。这些大的粒子区域,在无限多个体组成的整体内,仍然只是很小的单位,是很小很多的单位,这很多单位是具有很多不同方面差异性的单位,所以它们的排布,在没有超能外力作用下的排布,也不可能是规则的、不可能是规范的——这就造成了差异性在更高层次出现。

小小的“奇点”内,充满了差异性,而且差异性存在多个不同层次。

大爆炸宇宙发生,有斥力作用,也有引力作用。大爆炸之初无疑是斥力作用,是凝聚为一个圆形球状整体的无限多细微的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的伸张。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圆形球状粒子在空间基础上具有的力是向任何方向都发生作用的力,一个由无限多具有力的质性的原始粒子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中心,是斥力的分野处——斥力是里面的部分推动外面的部分,也是外面的部分阻遏里面的部分——在一个由大量的具有力的质性的圆形球状单元个体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内,由中心发生的斥力作用,是里面的部分推动外面的部分,也是外面的部分阻遏里面的部分。在圆形球状范围内任何方向、每一层次都是这样的状况,

在整个爆炸界面内的斥力是向任何方向都发生作用的力,但圆形球状模式的“中心效应”却把这种向任何方向都发生作用的斥力分野,斥力是里面的部分推动外面的部分,也是外面的部分阻遏里面的部分——这就导致了由中心向外围的任何方向发生的力都遭遇着反向的力。如果奇点是绝对均质均匀的,这种情况只能造成整体膨胀,但奇点里布满了差异,而且具有不同层次的差异。差异,是力作用的差异——力作用强弱的差异、方向的差异(基本方向之中存在不同程度的偏差)——这种差异体现于粒子类群,在空间基础上显现——力作用强弱的差异,必然体现为运动快慢的差异;空间的差异演变成时间上的差异——在空间与时间这个存在基础上,快慢与方向的差异就自然地分化了爆炸整体,斥力推动与阻遏的反向作用在此基础造成对冲——而在被差异性划分成力的不同作用区域的整体范围内。对冲的结果,必然是旋转。

旋转是力的对冲,也是力的合并。大爆炸的力来自于粒子个体,也分属于个体占据的任何空间,大爆炸的力是巨大的,均分于空间的斥力是有限的。所以,对冲造成的旋转便轻易在爆炸界面内旋出一个力的范围。

力的对冲在差异性与共通性的交互因素对整体划分基础上发生,差异性与共通性的交互因素对于整体的划分具有不同层次,所以,力的对冲也体现于不同层次。不同层次同时发生力的对冲,这是因为大爆炸大膨胀是原始粒子不约而同地由缩转伸。

差异性与共通性对于爆炸界面的划分为基础,力的对冲在爆炸界面内任何地方同时发生,在不同层次同时发生——是同时发生的,也是迅疾发生的,只有迅疾的在任何地方、不同层次同时发生,对冲才可能发生。因为对冲的力是强大的,而差异性对于爆炸界面的划分是脆弱的。

旋转是力对冲的结果,力的对冲是斥力的双重作用,斥力是原始粒子的伸展作效应,原始粒子的伸展是迅即的,斥力的发生是迅猛的,但斥力导致的粒子相互远离的运动却是受制的。因为斥力是个体相互排斥的力,相互排斥的力具有相互制衡的作用——斥力的发生越是迅猛剧烈,相互制衡的作用越是深沉巨大。所以,斥力迅疾发生,而斥力效应也就是粒子相互远离的运动却不能不有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极其慢长的过程——斥力迅疾发生,对冲造成的旋转即时完成,斥力效应只能在不可遏制的旋转划出的范围内继续进行。

旋转划出的范围,包含了众多处于斥力相互作用中的粒子。旋转,把这些处于斥力相互作用的粒子变成一个圆形球状整体,粒子的相互排斥,在这个圆形球状整体内继续——在中心效应下,这体现为圆形球状整体的膨胀。

以力的个体组成的整体,个体的力也必然就是整体的力——力的粒子可以传递力,这种传递必然首先要通过空间,由发生着斥力的粒子组成的圆形球状整体,通过它的个体粒子和粒子周围的空间向外发生着斥力——这是更高级别、更大量级的斥力。圆形球状体在膨胀的同时相互排斥。

——原始粒子相互排斥,造成粒子组织形式也就是初级圆形球状体膨胀的同时也让它们之间相互排斥;粒子初级圆形球状体的相互排斥,造成的是粒子高级圆形球状体的膨胀,同时让高级圆形球状体之间相互排斥;粒子高级圆形球状体的相互排斥,造成的是更高一级圆形球状体的膨胀,同时让它们之间相互排斥;最高一级圆形球状体的相互排斥,就是大爆炸的整体膨胀,也就是宇宙的雏形。

——大爆炸也是大膨胀,而且是膨胀中有旋转,旋转中有膨胀。

 

 在圆形球状模式的中心效应下,在差异性与共通性交互因素划分的基础上,斥力的双重作用导致的对冲造成的旋转把大爆炸变成了不同级别也是不同层次的圆形球状体,爆炸效应在旋转着的圆形球状模式内持续,也是在旋转着的圆形球状体之间继续——斥力,制造着空间,不同层次的圆形球状体具有不同量级的斥力,制造着不同层次不同量级的空间。旋转体层级越高,斥力越大,斥力的作用越久远。相互之间的空间越大。

斥力是具有伸缩性的原始粒子的伸展作用,原始粒子伸尽即缩,伸是迅疾的。所以,在原始粒子作为单元个体的低层次旋转体内,斥力最先转换成引力。伸是迅疾的,斥力是迅猛的,斥力作用是持久的。缩是迟缓的,是极其迟缓的,引力作用也是迟缓的,因而也是微弱的——原始粒子收缩引力发生之初,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斥力造成的粒子相互远离都没能停止。

斥力作用无论多么持久,都有尽头,引力作用无论多么迟缓、微弱,也会积漫长的时间得以显现。当斥力到了强弩之末,引力经过漫长的时间占据了“巨大”的空间,终于变粒子的相互远离为相互靠拢——这种转换非常轻悄、非常轻微——非常轻悄、轻微而又非常迟缓。

粒子的相互靠拢,实际只能是从群体中心开始的聚合。发生在粒子身上的由斥力向引力作用的转换异常缓慢,在大量粒子组成的圆形球状体的中心启动的聚合,也是缓慢的。由中心起始的粒子聚合,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向外拓展,不知跨越了多么“巨大”的空间,经过怎样一个漫长的过程,终于爬到了圆形球状体的外围。此时,发生于粒子的引力演化成的凝聚力,又变成了圆形球状体整体的引力——而在它们这一层次的空间内,斥力作用正盛,引力真正发挥作用,只能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引力造成的凝聚极其缓慢——我们在对恒星的描述中,已经确认了恒星的形成及演化是引力作用。因而我们也可以确认引力作用的无限缓慢性。这种缓慢,不仅在于原始粒子收缩的缓慢。还在于它是在迅猛的斥力的巨大而持久的作用中“艰难”地显现,要以它的微弱、迟缓接管强大、迅猛的斥力占据的巨大空间。

——起始于最细微、最单纯、不可再分的原始粒子的引力,爬过它们那个层次的本来属于斥力的空间;继而再爬过初级圆形球状体之间被大量级斥力占据着的大的空间;进而爬过高级圆形球状体之间被更大量级的斥力占据着的更大的空间——这是个无限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在同一时间内,不同层次的空间,存在两种完全相反的力的作用。

在低级圆形球状体内,粒子的收缩作用,变成了由中心起始的聚合。凝聚慢慢地向外拓展,直到圆形球状体的边缘,粒子的收缩作用,变成了圆形球状体的引力——在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时间这一层次的斥力作用逐渐消退之后,引力才悄悄在它们相互之间开始发生作用。在中心效应下,这个引力,变成了高级圆形球状体的凝聚。而所有的凝聚,都根源于原始粒子的收缩。

原始粒子的收缩发生的引力作用在中心效应下让初级组织形式由膨大转为缩小,初级组织形式也就是低级别圆形球状体的收缩发生的引力在中心效应下让高级圆形球状体由膨大转为缩小——由于引力相互作用也是一种相互制衡,所以,一个由单元个体组成的形式整体的收缩,中心效应是个关键因素。

凝聚,是从中心起始慢慢向外拓展的渐变,所以,凝聚体是一个内紧外松的结构。旋转着的内紧外松的初级圆形球状体,它的组织单元“原始粒子”从中心开始的凝聚造成了它的内紧外松,而相互之间的引力作用会加剧它的内紧外松——相互作用的引力来自于任何方向,对于每一个旋转着的初级圆形球状体都是这样。所以,内紧外松加上旋转,在外部不同方向的引力作用下,外面松泛的部分会变得异常活跃——初级圆形球状体,此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一个具有分明的内外双重结构和异常状态的组织形式。

高级圆形球状体内由中心起始的聚合逐渐向外拓展,初级圆形球状体相互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近,引力相互作用逐渐增强,内紧外松的双重结构和异常状态体现得更加明显,而且内里的部分在逐步变小,外层部分逐渐增大——这一方面是因为从中心起始的凝聚不断持续,另一方面是因为外部引力不断增强造成的牵拉——越是靠近中心,这种内外结构越是越明显,内里部分越紧密,外层部分越松泛、越大、越活跃,这种特性,从中心向外围,逐渐递减——高一级的圆形球状模式,已经形成了多个不同层次——不同层次内,是不同的形式类型。不同类型的组织形式以层次区分开来,高级圆形球状体,就拥有了不同的组织体系。不同组织体系,体现为其组织单元相互之间距离不同,内部结构和外部状态也不同。而外围层次与内里层次,已经差异巨大。

在一个由原始粒子组成的形式整体作为单元个体的高级圆形球状整体内,出现了巨大的差异,形成了不同外部状态和不同内部结构的组织形式——虽然它们的组织成分都是原始粒子,都是内外双重结构,可是,中心的紧密与松散的差别,外部活跃程度的差别,将是它们作为存在形式的能动性的差别。而这种差别,仅仅就是因为层次的差别,是因为所处空间位置的不同。

凝聚在持续,处于中心的初级组织形式,相互之间不断拉近距离。距离越近,引力作用越强,外层组织越活跃。当距离近到引起异常活跃的外层部分碰撞,就演变成了初级组织形式的解体——从解体,到合并,这是引力作用的必然结果,但这是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在形式碰撞中受到冲击的粒子反过来冲击形式整体,这是一种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在大环境引力持续作用下,中心部分这种碰撞造成破解,破解又引发冲撞,让大量粒子由缩转伸,又由伸转缩。收缩,又开始从中心造成聚合,是众多原始粒子的聚合——高级圆形球状体的中心部分,变成了一个大的粒子凝聚体。引力又向外发生作用,聚合在整个高级圆形球状模式内继续进行。由中心部分向外,碰撞导致的解体不断向外蔓延,而中心凝聚体不断增大。

所有不同级别的组织形式的凝聚都是原始粒子的收缩作用。在最初,高级圆形球状体的凝聚是处于中心位置的低级圆形球状体内的原始粒子间接的收缩作用,后来变成了一个取消了初级组织形式的大的粒子中心凝聚体的中心粒子直接的收缩作用——中心凝聚体中心的原始粒子的收缩,也是整个高级圆形球状模式的中心粒子的收缩。

原始粒子的收缩产生引力,大的凝聚体包含了更多的粒子个体,具有更大的引力。引力是由内向外的牵拉,也是由外向内的挤压,引力越大,外围对内里的挤压力越强。

引力是原始粒子的收缩作用,那么是什么让原始粒子收缩呢?

是内吸的力——我们说:力导致运动,运动产生力,力又导致运动。这是发生在存在形式实体之上的力与运动的关系。力与形式、运动与力,是不可分割的。所以,是内吸的力让原始粒子收缩,我们只能这样认为。

内吸的力,也就是内向的力,内向的力,也就是引力。引力既是由内向外的牵拉,也是由外向内的挤压;内吸力让原始粒子收缩,外压力也可以让原始粒子收缩——内吸力是自身能动力,外压力是环境作用力。而无论是自身能动力还是环境作用力,造成的都是形式实体在空间基础是的运动。所以,原始粒子,也包括一切我们经验里的存在形式实体,它的运动状态、运动过程、运动体现,有自身能动力的因素,也有环境作用力的因素。更确切地说,是二者共同作用的结果。

引力是原始粒子的收缩作用,引力作用也可以变成粒子收缩的外部环境。更大的圆形球状模式内有更强的引力,所以就可以让粒子收缩得更快。高级圆形球状体的中心凝聚体的中心粒子的收缩,处于整个高级圆形球状体的环境压力之中,相对于低级圆形球状体内原始粒子的收缩,要快无数倍。收缩至于极限,就是伸张——中心粒子伸张,组成中心体的粒子很大一部分都伸张(在外围,从组织形式中解体合并到中心体的粒子刚由伸转缩,而从外围向里,应该还有很多个层次的粒子还没有缩至极限。但此时,中心体已经凝聚了无限多粒子个体。),相当大一部分粒子不约而同的伸张,就足以让中心凝聚体爆炸——对于极度敏感的原始粒子,爆炸冲击是一种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中心凝聚体的爆炸,足以造成整个高级圆形球状体的爆裂!

这个爆炸不是普遍发生的,这是差异性所决定的。存在形式实体之间的差异,应该就包括其空间站位的差异,也就是大小的差异——我们很难推测出宇宙宏观形式实体之间在空间站位上存在着多大的差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它们那个层次,微小的差异,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是巨大的——大小的差异,也就是内含组织单元个体多少的差异。大的高级圆形球状体更快地走完了从伸到缩又由缩到伸的路程。它衰败之际,同级别小一些的圆形球状体生命力仍在盛时。

高级圆形球状体的爆裂,只是原始粒子的收缩产生的引力爬过了一段很小的里程,占据了较低层次的空间。在高层次的空间,引力才刚刚显现。

整个宇宙还在快速地膨胀之中,更高级的圆形球状模式仍然一如既往在膨胀中旋转——它们的组织单元也就是高级圆形球状体,都还处于整体旋转力的作用中——飞快自转地同时,做着曲线运动。

爆炸向任何方向都发生力的作用,与整体大旋转力相向的一面,很快发生对冲形成了旋转。

这个爆炸不能算是一个剧烈的爆炸,而且,爆炸的力直接遭遇了大旋转的推动力——大旋转的力即时接住爆炸的力,爆炸不至于灰飞烟灭。与大旋转力相向的一面爆炸斥力裹夹的爆炸残骸,在对冲中形成了新的旋转体,而且不止一个,因为差异性会让爆炸分化。它们的体量也各有不同,包含的内容也不尽相同,可能是继承了爆炸残骸的不同部分。但没有大的区别,因为在圆形球状模式内,没有方向的差异,只有层次的区分。层次是横向的,爆炸的斥力是纵向的——力的对冲,必然要收拢圈定多个爆炸层次。

这些新的旋转体,由于它是某个高级圆形球状体爆炸的产物,自然会脱离原来球体的位置形成于距离正在向前运动着的另一个高级圆形球状体较近的地方,可能进入其引力作用范围——如果它正巧在大旋转中运动着的高级圆形球状体的一侧形成,大旋转的力、爆炸的斥力与大旋转力造成的对冲对于大旋转推动力的迟滞、高级圆形球状体的引力与更强的旋转力这种多重的力共同、相互作用,会启动它围绕高级圆形球状体旋转——最初,这个绕转很勉强,不太规则,之后慢慢变得顺畅、圆滑。但因为受大旋转力的作用,这个旋转划出的不是正圆而是椭圆。

在膨胀着的宇宙的某一个地方,发生了一个特殊的现象:一个普通的高级圆形球状体近旁,围绕着一些非常小的旋转的球体,像仆从追随着主人,也像乖巧的幼儿环卫着丰硕的母亲——它们轻快旋转的同时,环绕着这个丰满硕大的球体一圈又一圈地划圆。而这个母亲,做着更轻快的旋转,划着更宏大的圆——它们就象一个家庭组合,旋转在宇宙的大舞场里。划出的是独一无二的最炫美的舞步。

——这个特殊的现象,背后掩藏着的是一个特殊的力的作用过程,这一特殊的力的作用过程,彻底打破了宇宙整体力的作用的统一性,也完全打破了斥力与引力交替的自然过程——斥力与引力的反复交替作用频率大大地提高了,宇宙变化的速率大大加快了——奇迹连续不断出现!

这个新生球体,是超大高级圆形球状体爆炸的产物。由于差异性的因素,爆炸让整个体系破裂——破裂中有碎裂,旋转把碎裂的各种不同的组织体系地搅拌,在这一过程中,碰撞是难免发生的。发生在组织体系层面的碰撞,必然带来组织单元也就是初级组织形式的碰撞,初级组织形式的碰撞,冲击的是它的组织单元即原始粒子,会让处于自然收缩状态的原始粒子发生力的反弹而由缩转伸。原始粒子的由缩转伸,造成的是初级组织形式的膨胀,相撞的两个形式同时膨胀,各自的组织单元都有机会进入对方的体系,而且涉及了不少的粒子个体;这种进入是原始粒子的由缩转伸的结果,伸是迅疾的,伸尽转缩,而且,当双方胶着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极其缓慢的收缩发生的引力作用,让这种状态趋于稳定。这就造成了两个圆形球状体结合的事实。

一个受到碰撞的形式,如果它和另一个没有被碰撞的形式距离足够近,碰撞造成的膨胀消弭了二者的距离,斥力作用下的粒子就进入到对方的组织体系。没有被碰撞的组织形式虽然不会发生大的膨胀,但外来粒子的冲击让它内部受到冲击的粒子发生力的反弹,进入到对方的体系——虽然这种相互进入有主动和被动之分,但也造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事实,导致了两个组织形式结合,只是结合的深度有限。

——所以,碰撞造成的结合,有很紧密的结合,也有不太紧密的结合。

初级组织形式结合,碰撞是决定因素。碰撞,有发生在初级组织形式整体之间直接的碰撞,这只是处于组织体系撞击面的一小部分作为组织单元的初级组织形式,而更多的碰撞则是由大量的激变态的原始粒子群对组织形式带来的冲击。

来自于更高层次的撞击,对初级组织形式中的原始粒子来说,其冲击力是极其巨大而迅猛的。极其细微极其敏感的粒子对于极其巨大而迅猛的冲击力,必然发生极其剧烈的反应——大量的处于激变状态的原始粒子从形式冲出,对其它组织形式造成冲撞,受到冲击的组织单元发生力的反弹,从形式中冲出,又冲撞别的组织形式——这是一种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大而集中的激变态原始粒子群对初级组织形式造成直接强烈的冲撞,小而松散激变有一定程度减退的粒子群对组织形式造成较弱的冲击——强烈的冲击导致强烈的力的反弹,较弱的冲击导致较弱的力的反弹。力的反弹达到一定程度,相邻的组织形式的膨胀足以弥补相互之间的空间距离,就有了结合的发生。

碰撞冲击力作用的范围内,力恰当的作用方位点上,足够的作用力度,会造成组织形式的结合。爆炸的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旋转的搅拌作用,让碰撞连续不断地在很多地方发生。新一代圆形球状体形成之后,还不断经历着外部的碰撞——爆炸不仅有大团的残骸,还有零星的碎片、碎块,新生的圆形球状体围绕着第一代圆形球状体旋转的过程中,会遭遇正巧散落在旋转轨道上的爆炸残片或团块发生碰撞。如果是大的团块,剧烈的碰撞会震裂整个球体,处于巨大压力中的内部组织成分就会溢出。

新一代圆形球状体,虽然其组织成分和组织结构都发生了改变,但有一点没有改变,那就是以原始粒子为最基本单元的组织形式在中心效应下的凝聚。在中心效应的引力演变成的挤压力作用下,球体内部深层组织成分的形态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内部深层成分大量外溢的结果,是整个球体结构的改变,是不同层次的不同性质和不同状态的组织体系在搅拌混杂的基础上的再翻搅——而这一过程始终都伴随着碰撞,这自然会带来新的结合,也让存在的差异性伴随着结合而升级。

两个圆形球状体结合,改变了一个单纯的圆形球状体形状的同时,也改变了一个单纯的圆形球状体在中心效应下力的作用性质,让这个组合体与外在形式之间的作用力主要发生在两端——这样,力的作用就具有了一定的方向性。

在持续的碰撞效应下,一个圆形球状体组合与另一个圆形球状体结合,三个圆形球状体聚合一起,组织形式的体量大大增加了,形式整体状态也大大改变了,对外作用力必然也更强了——这种更强的作用力对单个圆形球状体具有很大的优势,在空间距离适当的情况下,依靠自身引力作用对于一个单独的圆形球状组织形式的吸引,就有实现结合的可能。

组织形式的力的作用具有了一定的方向性,在之前的整个宇宙中是没有的。这是宇宙变化的飞跃,是形式的升级;依靠自身更强的吸引力牵拉较小的组织形式实现结合,是形式的又一个跃升;不依赖环境外力而主要依靠自身能动力可以实现对外在形式的力的作用,且这个力的作用具有一定的方向性,这个形式,就已经具备了自主能动性的基础。这是形式升级的一个巨大的飞跃!

形式升级到一定程度,结合不依赖爆炸直接的推动力作用,但离不开爆炸的连带效应,离不开斥力对引力作用下大范围组织形式连结的统一性的破坏——任何具有力的质性的组织形式都不是孤立的个体,在自然的引力作用状态下与其它更多的不同类型的形式都有力的联系。只有在碰撞或冲撞造成的力的反弹让一定范围内的组织形式处于相互排斥的状态,一个具有更大能动力的组合形式才有机会对相邻的小的组织形式发生力的作用实现结合。

——结合是发生在个体之间的力的作用,而引力作用下的组织形式的相互连结是普遍的力的关系。所以,结合在一开始需要的是斥力作用,以斥力为前提。引力是存在的常态,斥力是变态,是力的反弹,而碰撞造成力的反弹。

碰撞是结合的基础条件。新一代圆形球状体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碰撞,形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断经历着碰撞。而且它自转的同时由于引力作用围绕第一代圆形球状体旋转,处于多种不同的力的作用之中,不同的力的作用会造成它不同外层组织系统发生不同方向的运动,相向运动的组织系统,就会发生碰撞——新生球体的外层组织体系,就处在一个复杂作用力下的多重运动造成的碰撞的常态。所以,球体的外层部分,就有了一个组织形式结合的环境。

碰撞作为形式结合的基本条件,在于它造成了大量脱离组织形式处于激变状态的原始粒子成为一个引发力的反弹的斥力环境。处于激变态的携带着巨大的能动力的原始粒子,不光是这个新生球体自身组织体系碰撞的产物,也来自外部——新一代圆形球状体追随着的那个庞大的球体,无时无刻都向外倾泻着大量的激变粒子。我们此前已经简略地描述了高级圆形球状模式的力的作用机制。中心效应下的凝聚在巨大的压力作用中连续不断地分解着组织形式,大量的源源不断的原始粒子向往冲击,这同样具有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这种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由里向外发生,越是外层,组织形式之间的空间距离越大,空间越大,激变的原始粒子向外冲出越有可能。

高级圆形球状体,在中心效应下的引力作用中的凝聚造成的形式的分解导致原始粒子从形式中冲出。引力作用是极其迟缓的,巨大的球状模式的中心或者内里部分相对与外围永远是小的,弱的,所以凝聚造成的形式分解是缓慢的渐进,从形式中冲向外围的只是形式解体的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的激变分子对外围的组织形式造成的冲击是有限的,而且,由小的球形中心向深广的外围的冲击是分散且基本均匀的——产生的力的作用也是均匀的,造成的力的反弹也是基本均衡的。所以,发生在高级圆形球状体内的形式的分解,不会影响它引力作用下的凝聚,同时也不会破坏它的以层次区分开的体系。只是由于原始粒子冲击的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让大量的原始粒子从组织形式中冲出。最终,有不小一部分冲向球体外广大的空间,也冲到了新生的小球体之上。

激变态的原始粒子的冲撞是造成形式结合的关键因素,但来自高级圆形球状体的激变粒子,经过了一段很长距离的运动——激变态的原始粒子是受到冲击发生力的反弹进行运动的粒子,冲击力无论多么巨大,反弹力无论多么剧烈,也有限度。所以,在冲击力作用下的运动不可能是无限的运动——运动有局限性,运动速度就会随着时间的延续和空间延长而递减。运动速度减缓,运动产生的力度就减弱,冲击力弱,受冲击的粒子的力的反弹也就弱。而且,来自高级圆形球状体的激变粒子是经过扩散过程之后的粒子群,比较松散,不像新生球体内部从形式中直接冲出在狭小空间里运动的粒子那么集中——所以,来自高级圆形体的激变粒子,其较弱的冲击力引发的较小的力的不大可能造成形式结合。或者一般不会直接造成形式的结合。

弱的冲击引发弱的反弹,一部分受到直接冲击的粒子也会从组织形式中冲出,只是表现不那么激烈,而受到冲击影响的粒子,只会发生轻微的力的反弹——可能处于收缩与伸张的边缘。组织形式整体不会发生明显的膨胀,但外层活跃部分会显得更加活跃——活跃的外层组织的组织单元,并不会因为是活跃组织的成员而根本改变粒子自然收缩的常态,外来粒子的有限冲击,会让这些本来处于收缩状态的粒子回复至伸张的边缘,这实际上是增加了它们受激而发生反弹的可能,也等于是增加了一个组织形式与其它组织形式发生力的作用的可能——由于这种造成适度冲击力的外来粒子源源不断,组织形式就始终保持了这种对外发生力的作用的可能,或许,也可以称之为组织形式的活性。

源源不断来自于高级圆形球状体的激变粒子,对于新生球体外层组织形式,成为一种环境作用力。一方面,它适度的冲击让组织形式始终保持着一种力的活性,另一方面,它以适度冲击的进入让受冲击的粒子从形式中冲出,而它们却补给了组织形式。从形式中冲出的粒子,最终必然还要地进入其它组织形式——这成为了一个组织形式与外界交换的事实,而且是一种常态——在这个新生球体之上,所有不同的组织形式相互之间都始终交换着各自的组织成分。由于冲出进入、进入冲出发生在所有组织形式之间,所以,这种冲出进入、进入冲出对于组织形式来说是全方位的,组织成分的交换也是全方位的。是全方位的,因而也是具有整体性的。

由原始粒子组成的初级组织形式,从完全处于宇宙整体作用力中不能自己的圆形球状体,升级为具有一定组织结构和一定程度自主能动力的形式,宇宙演化,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自主能动性,是生命形式的一个最基本特征;而形式实体之间全方位的组织成分的吸收、发散的反复互换,加上力作用的一定方向性,是高级生命形式认识能力的基础。而这一基础,是在“物质”阶段就已经埋下的。


评论(0条评论)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