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快速通道
博客
1 我的铁基超导研究岁月—陈根富 2014-01-13   
2 SCI 不是绝对合理,而是相对公平—陈德旺 2014-01-06   
3 年终科普:它们都是好时光—曾泳春 2014-01-06   
4 为何国内学者不喜欢使用其学术机构邮箱?—水迎波 2014-01-06   
5 中科院和加州大学SCI论文发表情况比较—孙学军 2014-01-06   
6 又到一年基金时,浅谈美国的一些基金申请现状—冯晶 2014-01-06   
7 太牛了,这个项目又获大奖了—喻海良 2013-12-16   
8 我放过了多少学生?—曹广福 2013-12-16   
9 科研投入评议—周理 2013-12-16   
10 把SCI请下神坛—赵美娣 2013-12-16   
11 中国博士现状比美国博士好得多—蒋继平 2013-12-02   
12 33岁的我梦刚刚开始—喻海良 2013-12-02   
13 所有奋斗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王善勇 2013-12-02   
14 诚信与人性关怀—曹广福 2013-12-02   
15 别了,北卡—贾伟 2013-12-02   
16 菜鸟的成长之路——在清华特奖经验分享交流会上的演讲—张如范 2013-12-02   
17 收获一种与超一流期刊擦肩而过的“成功“—丁爱军 2013-11-25   
18 王同学:应该放弃的是心魔—曾体贤 2013-11-25   
19 SCI期刊审稿的私房话—孟津 2013-11-01   
20 科技论文写作中容易忽略却重要的那些事儿—赵斌 2013-11-01   
21 高度依附又无法改变:知识分子的体制之痛—李明阳 2013-11-01   
22 海归——评职称的艰辛―马臻 2012-12-27   
23 我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程代展 2012-12-27   
24 日本记者一句话让中国科学家脸红到耳根―嵇少丞 2012-12-27   
25 海外生活与奋斗,我的烦恼―喻海良 2012-12-27   
26 看,纤维在跳舞―曾泳春 2012-12-27   
27 你在给“老板”打工吗―徐大彬 2012-12-27   
28 解不开的心结—程代展 2012-12-27   
29 昨夜无眠―程代展 2012-12-27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