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快速通道
人物访谈
一张寄给陆埮先生的新年卡
发布时间:2015-01-30   关键词:
 

2014年12月4日早上8点,我收到一条短信:陆埮老师去世了。简直不敢相信! 在我眼中,陆老师一直是一个精力旺盛,工作永不停息的“铁人”。这几年,几乎每个月的25号左右我都会收到他的邮件, 帮我推荐Physics Today当期的精品文章供我选择并请相关专业老师翻译成中文在《物理》上发表。就在昨天我还给他发了邮件,请他推荐2015年《物理》的选题, 真的难以相信他已经走了!上网搜索,有关先生逝世的消息已铺天盖地。打开存在电脑里的我和陆老师最后一次见面时的采访视频,先生和蔼可亲的笑脸让我恍惚觉得他并没有离开。

我和陆老师的最后一次相见是在2012 年5 月11 日。陆老师来北京参加学术会议,我们约好了在他入住的酒店见面,帮我完成《物理》创刊40周年纪录片的采访拍摄。陆老师从机场赶到酒店已经晚上7 点半了,我们的访谈录制10 点半才结束。那天忙碌得都没顾上陪陆老师吃个哪怕是简单的晚餐,这让我至今依然感到懊悔不已。刚刚看完采访他的视频后,我才发现,在长达2 个小时的摄制访谈过程中,80 岁的陆老师竟然没喝一口水!我不禁潸然泪下。

从2003 年起,陆老师开始担任《物理》的编委,他总是鼓励我们要坚持《物理》的办刊原则,多刊登一些高水平的好文章。他不仅自己为《物理》撰写文章,每年还联络他所熟知的物理学家为我们撰稿,甚至还命令他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院的儿子陆轻铀教授必须为《物理》杂志撰写一篇文章。2008 年,《物理》创办了“物理学前沿报告会”,希望借助报告会的形式来宣传《物理》。第一场就是陆埮老师3 月19 日在上海交通大学做的科普报告:“人类认识的宇宙”。细细回想这些年,陆老师默默地为《物理》做了太多的事,而我却不曾为他做过一件事,甚至习惯了每逢岁末,第一个收到的新年问候总是他发来的、并亲自设计的新年电子贺卡。而我所做的也仅仅是一句过于寻常的新年问候的回复。

先生辞世,我们再也收不到您的贺卡了。那么,2015年的这张新年贺卡,让我来完成吧,寄给在遥远星空中的您,相信您不论在哪里都会一直关注《物理》的发展!

2012年5月11日陆埮先生接受《物理》专访


?

作者:王进萍

原文详见:http://www.wuli.ac.cn/CN/abstract/abstract63413.shtml

PDF下载:一张寄给陆埮先生的新年卡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