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
快速通道
人物访谈
我心目中的于敏先生——对话杜祥琬院士
发布时间:2015-03-04   关键词:
 

2015年1月9日10时,人民大会堂。89岁的核物理学家于敏先生坐着轮椅,被缓缓推向主席台中央,接过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颁发的“2014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荣誉证书。这是党和国家对这位曾隐姓埋名28年的“中国国产土专家”的崇高褒奖,也是一名中国科学家能够获得的至高荣耀。

这一刻,距离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

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 镁光灯下的“两弹元勋”于敏先生现在居住的卧室里依旧是80年代的简易铁床,油漆严重剥落的老式写字台和书柜;我们也无法想象,功勋卓著的耄耋老人50年前告别妻儿,独自踏上荒无人烟的戈壁核试验基地,大声吟诵“不破楼兰终不还”时是怎样的豪情?

这是一段荡气回肠、催人泪下的一代物理学家的故事。1966年12月28日,我国进行了首次氢弹原理试验,为确保能拿到这次试验的测试结果,于敏顶着戈壁滩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刺骨严寒,检查和校正测试项目屏蔽体的摆置。核试验基地都是在条件恶劣的高原和大漠上,当时40 岁的于敏身体虚弱到这样的程度:从宿舍到办公室只有百米的距离,有时要歇好几次,上台阶要用手帮着抬腿才能慢慢地移步。由于过度操劳和心力交瘁,他曾多次休克在工作现场。在那样高难度、高辐射的条件下,很多科研人员都是“以命相搏”。1968年12月5日,从核导弹试验基地乘飞机返回北京的郭永怀先生,因飞机失事不幸牺牲。1979年,在一次航投试验时出现降落伞事故,原子弹坠地被摔裂。邓稼先以院长的权威命令所有人都在场外待命,独自冲进实验区,拣起那枚摔伤的核弹,仔细检验,要知道那有多强的核辐射啊!1985年10月1日, 邓稼先度过了自己的最后一个国庆节,他提出的要求是去看看天安门。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因核辐射患癌去世,临终前留下的话是:“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这一代科学家的这些故事,我们听过不止一次,却一次次让我们热泪盈眶。

这是一批高尚纯粹的科学家,一批令人景仰的爱国者。为了国家利益,为了一个目标,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个人喜好,舍弃了很多今天的人们那么在乎的东西。这是一段让每一位亲历者都终生难忘的光荣岁月。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院士就是其中的一位科研人员,他和于敏先生共事50年,全程参与了氢弹研制。2015 年1月21日,杜祥琬院士作为《物理》编委,为我们讲述了那段充满激情和艰辛的岁月,描述了他心目中的于敏先生。

杜祥琬院士在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接受《物理》专访

作者:王进萍

内容详见:http://www.wuli.ac.cn/CN/abstract/abstract63673.shtml

PDF下载:我心目中的于敏先生——对话杜祥琬院士

 


中国物理学会期刊网